幺仔

爱叶修翔翔么么哒= ̄ω ̄=

【伪all翔】小哭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时の蝶舞:

※不要代入动画刘皓的形象!在我眼里皓哥特别帅!我爱皓哥!
※ooc,只想写个可爱的翔翔。
※ok?↓


——————


孙翔是谁。


帅气逼人炫酷狂拽的代言词。


所以当孙翔手脚并用抱住刘皓的时候,当事人刘皓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对天对地发誓,他只是不小心把果酒当成饮料给孙翔喝了而已,这种度数低到不能再低的果酒估计让叶秋来喝都喝不醉,但是偏偏,他身上这位小祖宗是从来没碰过一点儿酒精的。


“呜刘皓啊,你说苏沐橙凭啥那么讨厌我啊。我又没对她怎么样账号卡的事不也是俱乐部安排的嘛。当初我对叶秋说话是重了点但我当时兴奋过度啊她就不能体谅一下一个十九岁的小可爱么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嗝叽呜呜呜……”


刘皓低估了孙翔发酒疯的程度,不仅仅是看人就抱,话唠指数也直线上升,并且什么话都敢说。


刘皓七手八脚地想挣脱孙翔的手臂,奈何孙翔力大无比。只好先软下语气哄哄这个哭到打哭嗝的十九岁的小可爱,避免他再抱紧眼泪蹭自己一身。


哄了一会儿,孙翔乖巧地松开了他。


“皓哥拜拜。”


声线里还带着些许鼻音,孙翔冲他小幅度地招了招手回了自己房间。


半晌,刘皓才回过神来。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有一件事孙翔没说错。


还真是十九岁的“小可爱”。


让刘皓没想到的是,孙翔并没有因为那天晚上的事觉得羞愧,一点也不掩饰。刘皓还惊讶着呢,之后才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


那天中午,刘皓正午休呢,突然孙翔大步跨进他房间,然后。


抱住他就哭。


刘皓:喵喵喵???


孙翔哭哭啼啼:“皓哥我刚刚膝盖磕到桌角了。”


刘皓:“哦…哦?”


结果刘皓又花了好久把他哄好,孙翔心满意足地出去了。


刘皓:喵喵喵???


那天晚上的后续就是孙翔有啥委屈的就找他。


摔跤了找他哭,后勤没把他被芯和被套完全弄平找他哭,训练出纰漏了找他哭,连门卫大爷养的小鸟不吃食了也找他哭。哭完了,孙翔就松开他,一边嚷嚷着不许告诉别人一边潇洒回房。


刘皓:MMP。


他怎么觉得自己就是个精神上的rbq,用完就扔。


&&&&&&


战术大师肖时钦转会嘉世,而他作为筹码交换到雷霆的时候,他心头除了不甘痛苦,还有一丝解脱的快感。


孙翔对他的离开表示很不舍。


“没了你我以后找谁哭去。”


刘皓拍拍他的头,顺手得不能再顺手。


“你可以去找肖时钦,我和他点几句他那么聪明应该听得懂。”


“好滴。”


&&&&&&


“肖队啊。”刘皓面色沉重


“有什么事么刘副队?”肖时钦心下感觉不妙,但还是努力保持微笑。


“孙翔以后请你多多照顾。”


“那是自然,也请刘副队多多照看好雷霆啊。”


话虽这么说,但肖时钦觉得他和刘皓的意思不在一个层面上,他是在托付战队,而刘皓这表情,这语气,怎么看怎么像在托付幼儿园小小班的小朋友。


刘皓背着行李出了门,却意外地碰上了叶修。叶修一大通话他也没听进去几个字,只依稀在人话语中捕捉到了“孙翔”二字才抬起头,也不顾叶修还在说个起劲,直接撂下一句话就走:


“孙翔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叶修说得正顺口突然被刘皓这句呛了一下。


搞什么?黑社会?


&&&&&&


小可爱是小可爱,但毕竟也是十九岁了,孙翔的表现出乎刘皓意料地乖巧,大半个月没哭,要是刘皓在这儿绝对会感觉天上掉馅饼儿了。


然而四大战士大师之一的肖时钦并没有这样的觉悟,他对孙翔的印象依旧停留在:长得好看,有点儿小蠢的后辈这一阶段。


当然,很快就不是了。


孙翔被叶修在网游里又怼了一次,揉了揉通红的鼻尖跑到肖时钦的房间。


“孙队有什么事么?”肖时钦问他,而孙翔给出的回答却是前言不搭后语。


“小事情,刘皓说你是个好人。”


所以嘞?你是专程过来给我发好人卡的吗??


肖时钦内心有点郁闷,他好像隐隐约约察觉到刘皓给自己甩的这个包袱有多重了。


“所以…就是那什么……我能不能像对刘皓那样对你…?”


肖时钦看着这个个子一米八以上的小伙儿在自己面前闹别扭,居然觉得一点违和感都没有,不禁感叹颜好就是逆天。


“当然可以了,我现在也是你的副队啊。”


话音未落,肖时钦就被冲上来的孙翔抱了个满怀。


肖时钦:??????


下一秒孙翔就开始抱着他哭。


肖时钦:????????????????


“呜呜呜小事情你不知道叶修那家伙有多讨厌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上次的事都过去好久了还说!玩玩玩玩个屁的超级玛丽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肖时钦,当机中。


孙翔抱了一会发现没反应,立即按着他肩膀离远了一段距离,脸上挂着的泪珠将掉未掉,长睫毛被沾湿了少许,水光盈盈的眼睛望着他忽闪,嘴无意识地撅起一点儿。


“你怎么都不哄我。”


孙翔理直气壮,然后乖巧地垂下头靠在他肩膀上。


肖时钦下意识地帮靠在自己颈窝那儿的毛球顺了顺毛,换来人讨好地蹭蹭。柔软的发丝刮擦过他的皮肤,把他的心也刮得一样痒丝丝的。


完了。


怕是要沦陷了。


&&&&&&


嘉世第九赛季,面对将要转会轮回的孙翔,肖时钦心里终于理解了当时刘皓的感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送完孙翔以后理解给江波涛打了个电话,坦白了孙翔的一切小脾气小习惯,江波涛严肃地表示会认真对待,会通知轮回全员做好准备的。


肖时钦放下心来,提着行李刚准备离开,正巧碰到叶修站在马路对面抽烟。叶修看到了他,冲他打了个招呼。肖时钦复杂地看着叶修,眼神中包含的情愫连叶修都读不透。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叶修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现在的后辈都这么没礼貌了吗?


&&&&&&


肖时钦依旧是回到他的雷霆,过了两个月,突然接到了江波涛的电话。


“孙翔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爱哭啊,这都两个月的,战队上下我都问过,连公会那边的人我也打听过,孙翔真的没有偷偷摸摸在谁那儿哭过。”


“那挺好的,说明他成长了。”肖时钦有点欣慰。


“关键我和队员们都说过了孙翔是个哭包这件事,所以我们对他的小脾气都挺纵容地,也没有看不顺眼什么的。”


“然后呢?”肖时钦听出江波涛话里有话。


“…然后,然后,轮回沦陷了。他好可爱。”


肖时钦挂了电话。


&&&&&&


时间推移,世界联赛的消息传来。


去往苏黎世的飞机上。


“小孙坐我旁边吧?正好叙叙旧。”肖时钦冲孙翔笑笑。


“我……”


“孙翔。”关键时刻,周泽楷拉住了孙翔,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个……”


旁边的围观群众也不抢座位了,余光悄悄地睨他们三个。B市集训的时候也是一样,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仨有猫腻。


最后的最后,孙翔选择和李轩坐在一起,徒留周泽楷和肖时钦苦着一张脸各自坐下了。


“轩哥好啊。”孙翔冲他笑笑,露出点虎牙。


“小孙好。”李轩也冲他笑。他虽然和孙翔不太熟,但漂亮的东西谁都喜欢不是么。


他俩就这样互相笑来笑去,直到李轩意识到自己笑得没孙翔好看而且这样像个傻逼之后才转过了头。


当然后来孙翔半路上睡着了靠在他肩膀上口水留了一滩就是后话了。


更让李轩不能理解的是周泽楷和肖时钦还有点小羡慕地看着他。


干啥?干啥?羡慕的话你帮我洗衣服啊。


&&&&&&


世邀赛决定采用的打法之一是推土机打法,孙翔的一叶之秋更是重中之重,但是孙翔面对叶修总是有些缩手缩脚,终于一次训练结束之后被叶修单独叫了去。


肖时钦还要和其他几位战术大师复盘没法跟过去,周泽楷揣度半晌,决定自己过去看看。


结果一过去就看到下面这一幕——


孙翔特别凶狠地瞪着叶修,叶修也平静回应,然后他看着孙翔的眼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嘴角一撇,维持着的凶狠表情瞬间崩塌,叽一声就哭了。


叶修:?????日哦。


孙翔哭得抽抽搭搭地一边笨拙地抹眼泪一边还用手指着他妄图继续反驳,奈何实在找不出话来。


而叶修,叶修他已经懵掉了。他突然回想起刘皓对自己说过的话和肖时钦意味深长的一眼,原来指的是这个吗。


叶修很想现在就把他们揪出来挨个儿往他们脸上喷烟。


说也不说清楚一点!


鬼猜得到你们在说什么!


他怎么知道孙翔是个哭包!


夭寿哦。


他可没哄过人,苏沐橙以前也是特别乖巧特给他省心的主儿,就算有时候闹些小脾气也是小孩儿性子,丢个棒棒糖就好了。


而看孙翔现在这模样,叶修估计抵得上一百个耍小脾气的苏沐橙。


而躲在门后的周泽楷暗想肖时钦说得果然不错,走过去之前还不忘拍一张哭哭啼啼的孙翔。


在肖时钦和江波涛的宣传之下,轮回一帮汉子哄娃子技能满分。


于是周泽楷就在叶修惊恐的目光下熟练地把孙翔拉近自己,摸摸抱抱哄哄操操。


哦,最后那个没有。


不多时,孙翔就被他哄好了,叼着周泽楷递给他的棒棒糖偶尔抽嗒几下鼻子。


叶修感觉有点不太好。


然后复完盘匆匆赶来的肖时钦更让他怀疑人生。


“小孙没事了吧??”肖时钦一脸焦急。


“miu事!”孙翔含含糊糊地回答他。


“那就好。”肖时钦松了一口气:“你数数你是第几次因为叶前辈哭了?”


叶修:???


“我靠啊!小事情不许说出来!”孙翔急匆匆地去捂他的嘴,自己倒是被自个儿呛到了。咳个撕心裂肺还不忘抬头瞪一眼叶修。


叶修就看着他那故作凶狠的眼神,生理性的泪水弄得小朋友的眼瞳愈发朦胧,眼尾还带着一尾红晕,叶修心里就这么咯噔一下。


完了。


周泽楷和肖时钦看着叶修的表情大感不妙。


完了。


又多了个情敌。

评论

热度(2605)